页面载入中...

2019河南稀有剧种展演新闻发布会举行

  “我是无知者无畏,”郝玉青用十分流利的中文笑着承认,“刚开始不知道翻译金庸那么难,知道的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。”

  郝玉青1985年出生于瑞典,父亲是英国人,母亲是瑞典人,从小在双语环境里长大,后来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台湾学了中文,包括文言文,又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了几年,做书籍版权代理,为电视台和 广告公司当过顾问,之后举家回瑞典定居。她此前不是武侠小说迷,也不是“金庸粉”,学中文时朋友们敦促她一定要看金庸,翻着翻着加深了理解,之后越来越喜欢,就成了“金庸粉”。

  “其实名称不难翻,”郝玉青表示,对她来说,难的是要那些招数在译本里“打”得流畅,没有违和感,读来不生涩,重点是情节、故事,翻译时忠实细节到什么程度,应该视情节而定。金庸的中文读者或许陶醉于他描述高手交锋场面的语言,在英语译本里或许达不到十全十美,只能抓重点,那就是故事情节。

  “招数”翻译身临其境

  可大家最后只看到了“画得细”。

  有的人订画时,甚至刻意要求艺术家画的跟照片分毫不差,禁止发挥。

  于是,我们就只能在祖国大地上,到处看到迎合市场的拙劣作品:

  把宝贵的时间和辛苦挣来的钱,投入到毫无价值的作品身上,久之,只能让大众与艺术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admin
2019河南稀有剧种展演新闻发布会举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